阅读新闻

我国或将修法废除嫖宿幼女罪 存废争议已有十年之久

发布日期:2019-05-19 01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全国人大常委会几日后将三审刑法修正案(九)草案,拟删去嫖宿幼女罪条款。已经存在18年的嫖宿幼女罪是否会“寿终正寝”呢?

  刘白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。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和全国政协委员,他多年来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呼声有了回音。

  几日后,刑法修正案(九)草案三审稿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。三审稿提到“删去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”,即关于嫖宿幼女罪的规定。此前的刑法修正案(九)草案在一审、二审时,都没有提及要删去该条款。

  嫖宿幼女罪是一个仅有18年历史的“年轻”罪名。不过,每当它与性、权力、官员相联系时,它总会在舆论的注目下走到存废的风口浪尖。这一次,它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
  2005年,四川省仁寿县传染病医院原院长杨文才嫖宿幼女一案,经过仁寿县法院审理后,犯罪嫌疑人杨文才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  两年后的2008年,有感于贵州发生中小学教师赵庆梅、驰垚等人强迫、组织20多名中小学女生“卖淫”的恶劣事件,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白驹,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《关于修订刑法,将“嫖宿幼女”按强奸罪论处的提案》。

  当时,他建议将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“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”修改为“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,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,从重处罚”,也即按强奸罪论处。

  发案于2007年、2008年的贵州习水县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,7名犯罪分子中,竟然有5名政府官员、教师等公职人员,此案还涉及3名幼女、7名少女。最终,这7名被告人都是以嫖宿幼女罪定罪,最高被判刑14年,最低判刑7年。

  以嫖宿幼女罪论罪,是1997年后才有的现象。全国人律委员会委员、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受访时回顾说,1997年刑法修改后,才有了嫖宿幼女罪,此前嫖宿幼女的行为被以强奸罪论处。

  1997年,修改后的刑法将嫖宿幼女行为从奸淫幼女罪中独立了出来,成为刑法第6章“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”中一个单独的罪名,并规定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,这一规定实施至今。

  当时,这一罪名并未引发社会反弹。有关专家表示,在1997年前,司法实践中出现的一些个案显示,一些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育较成熟,谎报年龄且属自愿行为,将这类案子视为“强奸”在立法者看来并不妥当。另外,从法理学上看,强奸罪设在“侵犯公民人身权利、民主权利罪”一类,嫖宿幼女罪则在“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”一类中,表明刑法所要保护的是不同的利益范围,学界大多持赞成态度。

  2009年,云南曲靖市富源县法院法官杨某某因涉嫌强奸和嫖宿幼女;2011年,陕西略阳县发生干部嫖宿幼女案

  在这些事件的“刺激”下,除刘白驹外,2012年3月,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。在2010年、2013年、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均建议“取消嫖宿幼女罪”。

  周光权分析,当年单独成立嫖宿幼女罪,的确有严惩嫖宿幼女行为的目的,所以起刑点是五年,www.1555666.com,这在刑法上也比较少见连抢劫罪、故意杀人罪的起刑点都是三年。

  全国人工委2008年在答复刘白驹废除嫖娼幼女罪的提案时也称:“(刑法)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二款、第三百六十条专门规定了引诱幼女卖淫罪、嫖宿幼女罪,并规定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该起刑点在刑法分则各罪中属于较高的,表明了刑法对这种行为予以严厉打击的态度。”

  “嫖宿幼女罪比一般情况的双方自愿的奸淫幼女的强奸罪重。一般情况的奸淫幼女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嫖宿幼女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前者的最低刑和最高刑都比后者轻。但是为什么给了钱就要比不给钱的刑罚重?”刘白驹说。

  刘白驹还分析说,“嫖宿幼女罪”的最高刑低于奸淫幼女的强奸罪,缺乏足够的威慑力。根据强奸罪条款,奸淫幼女多人的可处死刑,而根据“嫖宿幼女罪”条款,即使“嫖宿”幼女多人,最重也只能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。“这一点更是引起非议。”

  通过调研、分析,孙晓梅发现,一些有钱有势的特殊群体,以财物交换与幼女发生性关系,尤其是公职人员,有些地方甚至以“幼女”作为贿赂官员的“礼品”。而嫖宿幼女罪使这些犯罪分子成功逃脱了强奸罪的严惩。

  不过,嫖宿幼女罪从字面上理解,它还有言外之意“嫖宿”意味着被奸淫的幼女是在卖淫。

  “这等于在法律上承认幼女有卖淫的行为能力。但从根本上说,刑法将未满十四岁者推定为不具有性理解能力者。与她们发生性关系,即使她们不反对,甚或主动,在刑法上也应视为强制的。”刘白驹说,从法理上讲,将明知对方为不满十四岁幼女而进行嫖宿定性为强奸更为准确,如果要特别惩罚嫖娼,嫖宿只应作为奸淫幼女的强奸罪的一个从重情节。

  孙晓梅认为,在强奸罪案件中,公众接受被害幼女的被害者身份,可一旦到了嫖宿幼女案件中,“被嫖”幼女除“小小年纪就卖淫”这第一重伤害外,侦查、起诉、审判的全过程,实际是对她们“卖淫女”身份的反复提及与确认,构成了“二度伤害”甚至“三度伤害”。这些受害的幼女还会因此被法律贴上“卖淫女”标签!

  数据也在表明,嫖宿幼女罪的实施状况不如立法者预料的乐观。全国妇联来信来访显示,全国各地出现“儿童性侵案”的个案,1997年下半年为135件,1998年2948件,1999年3619件,2000年3081件,3年间飙升10多倍。

  今年3月,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统计称,201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,被媒体曝光的案件高达503起,平均0.73天就曝光1起,也就是每天曝光1.38起,是2013年的4.06倍。

  7月22日,上海市妇联邀请上海司法、高校专家及一线工作者就“嫖宿幼女罪”罪名存废问题召开专题研讨会,绝大多数与会者主张取消“嫖宿幼女罪”。在上海市妇联通过微信、微博发起的投票中,截至8月4日上午,投票者中的88.6%表示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。

  取消嫖宿幼女罪后,一些学者提出的方案是,回到1997年前即一律按强奸罪论处。这与目前舆论的呼吁一致。

  “各国刑法关于性犯罪的规定,各有不同,且十分复杂。”刘白驹接受采访时说。

  他介绍,外国刑法中与“嫖宿幼女罪”最相近的是法国刑法典2002年新增的“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”。“但与我国相比有两点不同:第一,2002年以前,法国刑法典没有类似于我国刑法中的强奸罪奸淫幼女的规定。那时法国没有规定与未成年人包括幼女幼童(未满15岁)发生非暴力、胁迫的性关系构成犯罪。所以,2002年法国刑法典新增此罪,没有造成法条竞合,而是弥补了以前的空白;另一点不同是,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所说未成年人是未满18岁。”

  他介绍,加拿大刑事法典以前有此罪,但在2014年删除。此外,意大利也有类似“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”的规定,但该罪的未成年人是指已满14岁不满18岁这一年龄段的人,其规定嫖宿不满14岁的人,按“性暴力罪”论处,与我国相同。

  强仔从12岁开始滥用止咳药水,2018年香港马最快开奖结果直播,每天少则七八瓶,多则二十多瓶,以每瓶120毫升计算,平均每天至少喝掉1000毫升止咳水。而在其滥用药物历史长达8年后,终于来到医院进行戒瘾治疗。

  买治咳嗽的药不惜花掉上百万,甚至去犯罪,听起来离谱儿,却真实地发生在辽宁沈阳。沈阳市某银行自助营业厅曾发生劫案,犯罪嫌疑人赵某将一水果刀架在一名储户的脖子上抢钱,随后被制服。据赵某交待,抢钱就是为了买止咳药水。

  所以笔者当时的关注是,司法人员以及很多潜在的犯罪分子知道没有了嫖宿幼女罪,但忽视甚至漠视了统一按强奸罪从重处罚的规定,于是犯罪分子更加嚣张,司法机关也对这些犯罪分子不按强奸罪处罚。那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不是可以逍遥法外了吗?

  谈及推出精装版的原因,黄书元表示,朱镕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妙语连珠,机智幽默的形象,即便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之后,仍然在人们心中留下深刻印象。但网络上的影音视频都是一些片段,总是让人意犹未尽,不少读者来信说希望能看到完整的朱总理答记者问实况录像。

  从媒体报道的西安这起案件看,没有介绍对众多性侵幼女者如何处理,这种报道甚至给社会一种错觉,认为强迫幼女卖淫是犯罪,但所谓嫖客的性侵幼女就不是犯罪。这就完全违背了当时大家呼吁取消嫖宿幼女罪名的初衷。取消嫖宿幼女罪,是希望不论是否付费,只要与幼女发生性关系,就一律按强奸罪从重处罚,而不是相反,对性侵幼女者给予更轻微的处罚。